|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理论建设 > 阅读信息
王今朝:向洪永淼教授进一言
点击:  作者:王今朝    来源: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网【原创】  发布时间:2018-09-15 10:58:45

 

1.webp (2).jpg

 

我签名了一个公开信,因为我同意这个公开信的基本观点。但我有我的理由,还没有说出来。我认为,如果洪永淼教授在那个位置上,将会起到对中国经济学学术、中国社会发展促退的作用,甚至是颠覆性的作用。为简明起见,我先罗列我认为洪永淼不适合担任那个职务的理由,然后,再在附件里加以详细的论证。

 

第一,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专家委员会经济综合专家委员会属于一个综合性、交叉性、业务性极强的组织。而洪永淼教授的专业是计量经济学。说到底,计量经济学只是经济学中的一个辅助手段,不居主导性地位,也不应居主导性地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统领中国经济学发展的专业、学科和理论。洪永淼教授勇敢地闯入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领域,但他的研究并不为中国大多数马克思主义功底深厚的学者所认可。而且,涉入不深,没有系统。在中央大力倡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背景下,拥护中央是应该的、必需的,但借此投机之心是不能有的。

 

第二,洪永淼教授主张所谓现代经济学,而所谓现代经济学的本质就是为马克思主义者所批判的庸俗经济学,只不过穿上了数学的外衣而已。洪永淼教授用数学外衣来论证所谓现代经济学的科学性是无效的。他既然主张中国大力发展他所谓的现代经济学,并且他在厦大也是这样做的,他就处于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对立面(不一定是绝然的对立)。

 

即使洪永淼教授承认阶级也不可能使其成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一只鹦鹉会说供求可能会变成西式的经济学家,但一个人只会说阶级,却变不成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家。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每个人都会说阶级。当代诸多西方资产阶级的学者都承认阶级是当代世界的最典型、最基础事实之一。我曾问过一位我翻译过其文章顺访武大的奥地利的学者“您认为阶级存在吗”,这位曾经做过欧洲经济思想史学会主席的回答简单干脆:当然。

 

第三,洪永淼教授在学术评价理念上深受极端主义方法论影响。他主张“无计量不学术”,就是在用计量经济学排斥真正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了,就是极端主义方法论的表现了。他主张他所谓的现代经济学是世界唯一的经济学,也是在排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单独存在的可能性了,更是极端主义方法论的表现了。

 

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说几个马克思主义词汇或表态支持马克思主义就变成马克思主义者呢?如果变成,那当年中共地下党向国民党表态支持国民党不就变成了国民党党员了吗?如果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怎么可能培养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呢?马克思主义者是那么容易培养的吗?怎么毛主席培养的似乎就不那么成功,总是发现美国人、日本人、蒋介石的教育比自己的教育更有效呢?

 

“无计量不学术”、现代经济学是世界唯一的普适经济学的极端方法论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试想,如果一个人主张只有高粱才是谷物,从而强迫全世界只种高粱,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全世界人口可能会饿死十之八九。让这种极端主义方法论支配中国的学术评价,中国经济学的学术生态会进一步单一化。试想这个世界缺少了生物多样性是怎样的一种结果呢?地球将会变成月球,而不适合人生存!

 

第四,洪永淼教授认为,中国未来可以在经济学领域执世界牛耳。但既然他已经认为,西方所谓现代经济学是唯一的经济学了,中国还怎么可能在这个唯一的经济学领域取得超越西方的地位,怎么执世界经济学的牛耳呢?按照洪永淼教授的主张,进入他的轨道从而被认为杰出的中国学者只不过是对西方学者的邯郸学步罢了。他只是西方培养出的一个极端主义方法论充斥头脑的奴隶学者,再加上一点中国历史上不乏其例的投机头脑,他怎么能够帮助中国培育出超越西方地位的经济学学术地位呢?

 

第五,洪永淼教授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从而也不可能吸收这样的信息:他所谓的现代经济学已经处于崩溃之中。西方诸多学者已经明确表明,作为所谓现代经济学核心的新古典经济学(也就是洪永淼教授作为院长在厦大大推特推的初中高级微观经济学)早已经成为西方经济学众多流派中的一个支流了。这些学者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如Akerlof等人。Akerlof的夫人是美联储前任主席。而且Akerlof是在诺贝尔奖颁奖活动中发表这个看法的。我多次看过这个文章,还应约把这篇文章转给了武大一位经济学教授。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早就提出信息经济学已经成为可以替代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个范式,并且一篇文章的题目直接传递了这个信息。洪永淼教授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关系经济学重大发展方向的重大信息。按照这些学者的观点,如果中国经济学按照洪永淼划定的路线前进,无疑将会陷入死路。中国的政治家有多少会去看或看过按照洪永淼规划的这条并不时新也绝不可能科学的路线所产生的学术论文呢?中国共产党人早就总结出路线决定命运的命题。按照这个命题,中国还需要当代经济学领域的洪教头指导实践吗?

 

基于以上五大理性理由,真诚劝告洪永淼教授主动放弃那个职位。这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好事。如果洪永淼教授不接受这个劝告,他又怎么真信他推崇的所谓现代经济学呢?毕竟,在其中,个人理性是一个核心概念啊!如若依然不信,请看如下附件!

 

王今朝:从洪永淼教授的两篇文章看其学术评价理念的谬误

 

老百姓心里都有一杆秤,每个学者心里都有一种学术评价理念,洪永淼教授不仅不会例外,而且更是典型。因为洪永淼教授是康奈尔大学的教授,而且据百度百科,在“国际权威计量经济学期刊”Econometric Theory所做的1989-2005世界计量经济学家排名中,“洪永淼教授名列第15位(洪永淼于1993年博士毕业),在1995-2005和2000-2005期间均名列第7位,是华人理论计量经济学家中在2000-2005期间的最高排名”。即使这个排名与事实有所出入,即使Econometric Theory并不是国际最权威的计量经济学期刊,也不会损害我们的结论:洪永淼教授有一种强烈的学术评价理念。

 

做学者的最重要的学术信条就是学术话语要严谨。一个跨界的学者(做计量出身的洪永淼教授跨界到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学术评价领域),所写的文字跨越了许多领域,对严谨性的要求就更高了。因为如果一旦进入到别人的领域激扬文字,不严谨很容易被别人抓住把柄,学术的声誉即使不毁,也会被调侃,但更重要的是,做出的工作无法得到说服人的目的,也就难以成为具有真理性的理论了。

 

一个理论工作者生也有涯,如果一辈子做的主要理论被人定性为主要是假说,甚至是被证伪的假说,无疑是一种学术实践上的重大失败。一个侦破专家在侦破案件过程中可以形成待检验的理论来确立侦破的方向。这是必要的。但这种理论被确认的次数越多,越显示这个侦破专家的高明。反过来,如果这种专家只是善于提出理论,却无法验证其为真,或者屡屡被证明是异想天开,他就不可能被人视为侦破专家。如果他不受限制,就会成为迫害专家。如果中国学术充斥了这种人物,学术又怎么可能取得真正的发展呢?

 

在网上流传有洪永淼教授的两篇中文文章,一是《无计量不学术》,一是《中国经济学之路》。看了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和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网登载了近溜溜三年的这两篇文章,可以认为,如果洪永淼教授学而优则仕,成为了中国社科评价领域的领导者,他很可能会发展成一个迫害专家。由于还没有人提出这个可能,本文试图对此加以分析。

 

一、学术与政治有最紧密的纠缠

 

中国老一辈的政治家有人认为,学术就是学术,不要把学术当成政治。其实,越伟大的政治越需要学术的支撑。毛泽东主席是用哲学学术、军事学学术、经济学学术、历史学学术、文艺学术等来支撑起自己的革命和建设实践的。也因此,毛泽东主席既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也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只是由于前面所说的人生也有涯,主席事业未竟!但主席已经做到了极致,以83岁的高龄逝世,对中国、对中华民族复兴的贡献够长、够多了。以他的工作强度、难度,恐怕罕有人活到83岁,更不用说90多岁,100岁了。

 

周总理聪明绝顶,但也因操劳国事,仅享年78岁。总理的理论著述不多,在一些政治经济学的见解上可能曾经与主席不同,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公认,总理的实践是卓越的。这实际上表明,总理的认识论和理论也是极高水平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极少被人超越。从来没有人敢用西方经济学家排行榜来衡量主席和总理。反倒是,主席和总理在全世界享受最高的智慧声誉。

 

正是由于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人真正是基于实践被实践证明对的理论家,所以,他们深知,越伟大的政治越需要学术的支撑,因此,也就对那些妨碍甚至破坏伟大政治的学术深恶痛绝。一个学术,如果与伟大政治无关,就靠边站;一个学术,如果妨碍伟大政治,就要被压制;一个学术,如果破坏伟大政治,就要被破坏。

 

《史记》记载孔圣“年五十六,由大司寇行摄相事”,“於是诛鲁大夫乱政者少正卯”。《赵威后问齐使》中,伟大的女政治家赵威后说:“於陵子仲尚存乎?是其为人也,上不臣于王,下不治其家,中不索交诸侯。此率民而出于无用者,何为至今不杀乎?”少正卯、於陵子仲看来都是鲁国、齐国的学术人物。一个因妨碍孔子的伟大政治被杀,一个因与赵太后的伟大政治无关却名闻国外(当时赵国相对齐国是外国)而被认为该杀。孔子的政治是否伟大我们不论,赵太后的政治是伟大政治应该是得到今天人们的广泛认可的。

 

当然,今天,一个学术人物,无论他本人自视多高,其实都能量有限,因此,无需杀掉。但是,这决不能否定任何学术都具有政治属性。所谓学术的政治属性,就是学术与政治的关系,它是支持政治,否定政治,还是与政治无关。

 

中国历史上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有政治抱负,即使那些古代隐士也是因为没有进身之路而不得不放弃政治抱负。但在每个时代,年轻的知识分子都有追求政治抱负的动机和行为。这对于那些已经有位置的还算年轻的知识分子就更是为真了。这种动机和行为也使得学术和政治不能不发生联系。学术不能不,也不可能不具有政治属性。

 

中国人讲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知识分子是应该有政治抱负、报国理念。然而,在许多有政治抱负、报国理念的人中,不排除存在具有窃取党和国家权力动机的人,更不可能排除政治投机者。人类的历史已经阅历了太多这样的事例。比如,在苏联,赫鲁晓夫可以说是窃取了苏联党和国家的权力,而且,可以说,他并不善于运用这种权力。让这样的人远离权力中心,是利国利民,也利于其个人的事情。戈尔巴乔夫个人没有及时被终结权力,结果导致苏联解体。叶利钦的权力没有受到控制,也导致苏联解体。苏联解体是多方面因素交叉作用的结果。这种结果发生是很难的,竟然发生了,就是因为苏联领导集团中极少数精英对于学术太不敬畏、太胆大妄为了。这样看来,警惕学术界的赫鲁晓夫是中国学术发展和教育发展的重大问题。

 

理解了上述道理,就不难理解,应该从政治的高度来看待洪永淼教授的学术了。改革后的中国用“讲政治”的话语取代了改革前的“政治挂帅”的话语。如果不联系重要实际,不从政治上看待围绕重大学术问题存在的现象,否定具有影响力的人物的学术与政治具有联系,就不存在基于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的立场“讲政治”了,更遑论基于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的立场“政治挂帅”了,就必然是基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立场的讲政治了,就沦为西方的工具了。

 

二、洪永淼教授的“无计量不学术”是怎样的政治

 

从微观上看,政治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影响。那么,从洪永淼教授的学术看,洪永淼教授一旦掌权,会对其他人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行政权力要求令行禁止,但也否定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洪教授在自己专业领域内得到国际认可无疑,我们这里无需疑问,也无需深究。但在做院长后,厦大经济学院中怨声载道是无疑的,这不可能是完全无道理的。洪教授似乎还不满足,还要把他的实践总结上升为一种“无计量不学术”的认识。

 

洪教授作为计量经济学专家,他所说的跟数据打交道其实是指用他所擅长的计量工具来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经济学分析。他的文章的标题“无计量不学术”意味着它把经济学的研究视为全部都是计量经济学研究,否则,就不是经济学学术。然而,洪教授一辈子才发表了多少篇计量经济学的文章呢?而其他没有发表过用计量经济学方法研究经济问题的文章的作者就不是经济学家了?科斯的几篇重要文章是没有一个公式的,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还有好几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是不重计量的。比如,Ostrom、North、Williamson。怎么可能“无计量不学术”呢?

 

在物理学界,爱因斯坦推出相对论是一种逻辑手法、演绎手法,而不是计量手法。在数学界,高斯推出作为计量经济学基础的最小二乘是基于一种数学思维,而非计量手法。一位英国天文学领域的女博士生推出新型天体的存在是依靠对数据图形的观察和基于理论所做的分析,而不是用电脑去计量处理。

 

有人可能说,洪教授只是一个夸张的说法。然而,洪教授怎么能够在“学术”这个重大问题上玩夸张呢?如果洪教授及其团队执掌了中国经济学的科学评价机构,对某位作者来一个夸张,这个作者不就玩完了吗?笔者曾经投稿给某相关杂志,质疑计量经济学识别因果的限度,就被莫名其妙地指责不够发表水平,这不是开玩笑吗?在中国著名的经济学杂志上发表的多位著名计量学者所写的多篇计量经济学方法论的文章还只是谈论已有的具体文章存在的不足,而我的文章是对计量经济学方法论做出的抽象研究,研究对象明显更胜一筹。被谁枪毙就不得而知了。我正是有这样的不止一次的经验,所以,对于学术评价更为敏感。这样的学术评价就是在玩弄政治,是在学术上玩弄政治的上下其手。

 

洪教授作为计量经济学专家,强调计量的重要无可非议,但排斥其他研究重要,就陷入极端了。按照洪教授的这个说法,马克思的《资本论》里没有计量,因此就不可能是学术作品了。那洪教授为什么要打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大旗呢?而洪教授所写的《无计量不学术》一文只是充斥着“计量”二字,并无计量经济学的实质性内容,不是学术上的一个根本探讨吗?

 

而其实,当今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矛盾如此之多,如此之大,实际上已经使得洪教授所主张的计量经济学方法成为一种低效率的研究方法了。为什么?因为矛盾如此明显,只需要几个数字就可以衡量这些矛盾了,根本不需要做基于大量数据的计量经济学研究来解决中国所面临的主要矛盾了。

 

运用马克思本人的利润和工资一章的内容,在改革之初就可以预测,只要中国大力发展所谓民营经济,中国收入分配、基尼系数一定恶化,根本不需要在改革开放二三十年后用西方的基尼系数去衡量中国的收入分配,如果中国执政者真懂、真用马克思主义,中国根本无需出现诸多用计量工具研究收入分配不公的经验文献。

 

而中国诸多的计量经济学研究对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可以说言不及义,甚至正好是引发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或加重这些矛盾的学术“成果”。许多计量成果不是在推出国企无效率的结论吗?从这个意义上,尽管计量经济学被西方视为现代经济学的支撑学科之一,但在最好的情况下实际上是可有可无的(一本著作名为“基本无害的计量经济学”)。一本名为“基本无用的计量经济学”的著作已从另外的角度表达出这个意思。如果我们的这个判断是真的,洪永淼教授所从事的计量经济学至少对于解决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就相当于皇帝的新衣。

 

大约10年前,笔者和武大经济系的几位老师曾经由于公务登门访问过武汉大学经济学系的年过90的朱景尧教授。朱教授在20世纪40年代获得威斯康星大学经济系硕士学位。朱教授给我们提出的问题是,武大经济系这几十杆枪做出了什么事业?他说,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改革之初,有科学家发出科学的春天来临的感叹!在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之前,我就在想,中国的科学的春天已经多久了?为什么芯片、操作系统、大飞机、发动机都没有?为什么新中国建立后不到20年就造出了原子弹、氢弹?据笔者所知,武汉大学几位资深的学者在晚年都思考过这个问题。我的导师谭崇台教授为武汉大学资深教授。他从来就不接受别人称他为大师,私底下也是如此。这些老一代留学人员德高望重,为人敬仰。谭崇台教授多次教育我“不要说过头话”(我也一向恭敬地尽力遵从老师的教导!我只是大学之前长期做学生干部,对政治太热爱,还有点正义感,所以不能不发声,但一直是谨慎发声)。

 

怎么世界排名第15位的洪教授不懂得这个基本的道理呢?不懂得这个道理,又怎么配执掌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的一个牛耳之位呢?怎么执掌得好呢?洪教授在厦大已经搞得怨声载道了,再把它扩散到全中国,会怎样呢?还用实践去检验吗?如果实践检验了,姑且不说社会,是洪教授个人的福气吗?为了关心他个人,也应该限制他啊!

 

三、洪永淼教授的《中国经济学之路》是怎样的政治

 

该文据说是洪永淼著厦门大学出版社2014年5月出版的《中国经济学教育转型——厦大故事》第十一章。搞马克思主义的人都应该知道,所谓转型,在西方,主要就是指原来的社会主义转变为资本主义。比如,比利时学者热若尔·罗兰著的《转型与经济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就是这样用转型这个术语的。有了这个铺垫,洪永淼教授的中国经济学教育转型究竟是什么呢?

 

在该文中,洪教授判定,“30年来,中国经济学教育与研究一直处于深刻的转型中,从以政治经济学和计划经济理论为主的理论体系,转为以市场经济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现代经济学”。有经验的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家从这句话就可以判定洪教授是否是马克思主义立场了。洪教授所说的政治经济学无疑是马克思主义的否定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当洪教授否定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主张他所学的“现代经济学”时,洪教授还打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大旗,岂不是滑稽吗?

 

洪教授用“在国际上的经济学英文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作为衡量中国经济学学术进步的标准,那请问,西方又有多少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文章能够发表在国际上的经济学英文学术期刊呢?洪教授这不是要用西方标准、西方学术设施毁灭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吗?洪教授还判断,“总的来说,30年来,中国经济学教育与研究还是一个‘输入’的阶段、一个‘拿来主义’的阶段,与国际上最先进的现代经济学教育和研究水平相比,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而洪教授已经排名世界第15了,于是,洪教授就有资格执中国经济学之牛耳了!这难道不是洪教授在自己吹嘘自己吗?王明当年不是靠同样的手法取得我党的领导权几乎招致我党的灭顶之灾吗?

 

用计量来检验一下马克思主义文献在西方学术界的影响因子、发文数量、发文的杂志等级,得出的结论只能是灭掉马克思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根本不可能是西方学术文献的主流。可是,一个作者对经济学的贡献是看发文数量和期刊来源吗?如果不用对真理的逼近性程度来判断经济学文献的价值,马克思主义将在全世界消失。如果用“已发表”来判断研究的主流性,那就根本否定学术进步的可能性。

 

洪教授的所谓现代经济学是荒谬的,所以,在该文中,他要借王亚南这位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领域的老学者“学术生涯的后半部分”的观点来说出自己认为西方经济学是世界普适经济学的观点。我不知道,没有时间,也不想去验证洪永淼教授借用的是否真是王亚南的观点。即使是,也不证明洪永淼教授自己的观点正确,因为王亚南如果持有这种观点,就一定是错误的。

 

很显然,如果承认毛泽东主席发展了中国经济,就一定会认为,中国需要自己的经济学。既然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把洪永淼吹捧为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学视为庸俗经济学,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就一定认为,中国自身经济学存在。实际上,中国人甚至对来自苏联的经济学也做出了反思。毛泽东主席在此方面是身体力行的。那这样一来,洪永淼教授主张世界只有一个经济学,即他所谓的现代经济学,这不构成对毛泽东一代马克思主义者从理论到实践的彻彻底底的否定吗?翻译了《资本论》的王亚南本人会是这样的人吗?会同意这样的人吗?洪永淼是否在强奸逝者之意呢?中国社会科学院作为中国一级学术机构,怎么能让这样的人执学术评价之牛耳呢?

 

洪教授还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内高校中,科研成果主要是以发表在经济学主流期刊上的学术论文为主,教科书和专著已经被弱化。可以说,随着将国内外一流经济学学术期刊论文作为经济学研究最主要甚至唯一的学术研究评价标准,中国高校经济学研究目前相对比较浮躁的学术氛围将大大改善,中国经济学研究水平也将大幅度提升”。而其实,真正的专著是一个学者系统思考的总结,它比论文更考验学者的逻辑思维能力。

 

欧洲著名学者都认为,从专著来着手学习经济学理论是最有效的方法。而按照洪永淼教授的观点,中国的学术评价将唯一地依赖于洪永淼教授所熟悉的国际经济学学术期刊和洪永淼教授有望执掌或至少会有重大影响的国内一流经济学学术期刊,那还怎么可能发展出中国的学术?中国学术以一篇篇论文的形式推向全世界?那马克思为什么要写《资本论》这个专著呢?洪教授的逻辑怎么这样荒谬呢?对此荒谬逻辑的唯一解释就是,洪教授因为一篇篇论文获得了国际声誉,而洪教授没有写出一本像样的专著和教科书,所以,洪教授为自己量身打造了一个学术评价指标。

 

在这样的学术指标支配下,“具有广泛国际学术影响力的中国经济学派”能够形成吗?只有鬼才相信!我作为一个在世界经济学排行榜还没有见到名字的普通的中国学者都有这样的见识,怎么世界计量经济学排名15的洪永淼教授居然没有这样的见识呢?既然这个问题是这么重大,又是我们所关心的共同问题,洪永淼教授的谬论到底反映了这个本科拿了物理学位的计量经济学教授对于真实的世界(包括学术世界)具有怎样的卓越见识呢?

 

四、结语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要做批判的。马克思本人就做了大量批判。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爱批判人,不是不与人为善。相反,正是为了与广大人民为善,就不得不对少数坏人和打着好人招牌的坏人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批判。在学术界,学术批判是学术活动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因为没有真正的批判,就没有真正的构建。所以,马克思本人的作品中才有那么多的批判。马克思构建了吗?当然构建了。由于学术与政治有着极为紧密的纠缠,因此,中国必须从讲政治的高度来看待学术。否则,中国已经取得的成就就可能毁于一旦。苏联解体殷鉴不远!

 

(作者系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武汉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导;来源: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网【原创】)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网》,网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mastudiobj.com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内容 相关信息

  • 王今朝:向洪永淼教授进一言

    2018-09-15
  •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