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一场精心谋划的灭国行动:“抗战老兵”的故事没一个是真的!
点击:  作者:辛阳    来源:草根微刊   发布时间:2018-10-20 12:07:55

 

       题记: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欲先灭其国必先灭其史。他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抗战老兵”,而是通过渲染“抗战老兵”的悲情故事带来的社会人心的改变……

/ 辛阳

一、两场闹剧:成都500人为冒牌“抗战功臣”庆生与青阳县民政局“乱哭坟头”

“抗战老兵”一词在舆论场喧嚣多年,最近两场闹剧让这个词再度引起民众热议。

103日,《华西都市报》以《曾指挥击落日本“轰炸机之王”,成都抗战老兵刘景轼百岁寿辰》为题大幅面报道了,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策划的一场500余人为“成都抗战老兵”刘景轼庆生的活动。到场的有著名剧作家、“巴蜀鬼才”魏明伦等知名人士,四川省抗战研究院工作人员,刘景轼老人原工作单位成都市城管委、爱心企业,以及老人的亲人朋友。

 

一手捧红“抗战老兵”刘景轼的樊建川去年58日的一条微博提到,“刘景轼,九十九岁,抗战时任成都防空大队上校副大队长。抗战胜利,即退出军界,以教书谋生。五十年代入狱,七十年代释放。”在樊建川的其它文章中,还有“抗战胜利后,刘景轼拒绝参加内战,回乡务农。”

 

据樊建川叙述,1953年至1973年,刘景轼因“历史反革命罪”坐牢20年。1975年特赦(知名军事博主、以严密逻辑和详实逻辑著称的成都双石<周军>仔细查阅了1975年的特赦名单,根本找不到刘本人)。

《华西都市报》的报道称,“当年(1937年)9月,刘景轼考取中央军校(黄埔军校)成都分校军官队,1938年,被分配至四川省防空司令部”。而黄埔军校在成都时期,培训学员总计有第十四至第二十三期,共10期。其中第十四期:第六总队于19379月入校,系原成都分校招考的学员,由该校实训,19391月毕业。毕业与工作时间显然不符。此外,黄埔军校史稿黄埔第14期第6总队学员名册里也没有刘景轼的名字。

报道又称,“1939年,年仅21岁的刘景轼任战时四川防空司令部监视队副队长、防空协导委员会总干事、四川省航空委员会参谋室参谋、陆军335师参谋长”。小说或影视剧里为了增加人物光环,可以肆意编造人物履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毫无背景、刚刚毕业、年仅21岁的小青年便担任如此级别的职务,你敢说《华西都市报》和樊建川不是在写小说吗?

该报道还称,“刘景轼指挥中国军队打下的这两架日本飞机中,有一架就是号称日本‘轰炸机之王’的奥田大佐驾驶的轰炸机。”同样是《华西都市报》,2015110日题为《日军“轰炸大王”奥田大佐蓉城殒命》的文章报道称,“一名在日本鼎鼎有名的‘轰炸大王’奥田喜久司却在成都上空被击落”,“立此大功的中国空军第29 中队副中队长邓从凯”。为了歌颂“抗战老兵”,《华西都市报》不惜让日军“轰炸机之王”反复被炸死。

刘景轼的一系列头衔中,和空战有关的就是“防空司令部监视队副队长”,一个观察空情的监视队,怎么就“指挥中国军队”空战起来呢?刘景轼19855月的回忆文章《我参加抗日防空工作和查实击落奥田大佐飞机的经历》也只是称自己只是奉上级之命,到坠机现场查明击落飞机一事。从刘自己的叙述中可以看出,此人既没亲自参与作战,也没指挥之实,还隐有与空军争功之嫌。

 

语焉不详、张冠李戴——这是樊建川和《华西都市报》笔下的“抗战老兵”刘景轼故事的特点。刘景轼当年参加了“抗日防空工作”可能不假,但编造刘景轼的个人履历以及战功,将其树立为“抗日功臣”典型,进而再叙述刘景轼到了新中国受到“种种迫害”,樊建川和《华西都市报》安的是什么心呢?

无独有偶,日前网友在微博诘问“@池州市人民政府发布”,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陵阳镇谢家村所谓的‘抗战老兵’李龙泉病故,县民政局和镇政府送了花圈,大肆出殡,还曾经为他申领了《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中共池州市纪委官方网站上也封其为抗日英雄!”。

 

网友@jadeite1975在微博中揭露了青阳县民政局哭坟的所谓“抗战老兵”:

此人原名李佑仁(或有他名),四川隆昌人(或开县人),是原国民党川军144431团团长李志千的马弁(勤务兵)警卫员,除了随团长督战外,没有打过日本鬼子,到是参加了围剿新四军的皖南事变,后随代理师长张昌德、团长李志千投靠日军充当汉奸、祸害乡里、残害百姓、民愤极大。安徽各级地方文史资料和政协网站、地方志、大事记都有记载。抗战胜利后,张昌德、李志千被押赴南京雨花台以汉奸罪处决,他是陪同的知情人。此后改名隐匿贵县,从他的回忆和相关介绍和报道中都有体现,他不断为汉奸张昌德李志千鸣冤叫屈,说他们是不打新四军才被处决的,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篡改历史、蒙骗世人,可见其本质。张昌德李志千为求升官不成而投敌,围剿杀害新四军有战斗详报、文史资料和历史档案为证,铁证如山,不容颠倒黑白。近年来有人打着纪念抗战先烈的名义,在厚岸皖南事变牺牲的新四军纪念碑附近,建造所谓五十军抗战烈士陵墓,实际上都是投敌的144师围剿新四军作战时被击毙的伪军,日本鬼子到过厚岸吗?在那里有和日军作战吗?反而144师确实在那里与新四军作战了,你们好好调查一下吧,不昔夸大事实篡改历史,作为政府要慎重啊!144师不是新四军的亲密战友,是杀害新四军,投靠日本鬼子的刽子手!

 

二、“抗战老兵”是个什么物种?

抗战——一般所指就是抗日战争;那么顾名思义,抗战老兵,就应该是指一切在抗日战争期间参加过对日武装斗争的人,包括国民党军队、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敌后游击队、地下工作者、援华武装力量(比如苏联、美国、印度、加拿大等国来华助战人员)。

如果真心关注抗日战争,关注人群还可以放大,可以从抗日军队延伸到普通群众,比如儿童团的成员、以血肉之躯筑成“滇缅大道”的各族群众、参与物资运输的南洋华侨机工。

既然是关爱抗战老兵,那就应该一颗公心、实事求是、一视同仁,结果有些人包藏祸心、捏造事实、刻意关注、忽略其余。

看得多了,就会发现,见诸媒体的“抗战老兵”有着特定的含义——竟成了国民党抗战老兵的专有名词。

知名博主师伟总结了作为公知媒体专用词“抗战老兵”的几个特征:

1、国民党士兵——以此暗示“被迫害”是因为“党争”,共产党不地道;

2、抗战期间服役——这是起码的条件,否则就不是抗战老兵了。贡献如何呢?通常不大,这是国民党抗战成绩决定的;

3、中下层官兵——这样好编故事,因为上层的事迹广为人知、太难造假了;

4、解放战争期间未站在共产党一边——也就是退役或作为国军和解放军对抗。否则他们就是革命战士了,要知道一个人的身份标签来自重要的角色或较近的经历。比如我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你不能因为我上过小学就说我是小学毕业生;

5、自称或暗示解放后受共产党迫害——这是重点,否则这些抗战老兵就没有利用价值。

郭松民在他的文章《“国军抗战老兵”是一个伪概念》中写道:

最近几年,媒体以及一些“国粉”志愿者,时不时的会从某个社会角落里发现一个所谓“国军抗战老兵”,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早年投身黄埔,在国军内有很好的发展,抗战爆发后转战山东、湖南,然后参加中国远征军,出生入死,战功累累,1949年后屡遭迫害,晚景凄凉,孑然一身,满身伤病,要么靠捡破烂为生,要么靠乞讨活命,他们如今别无所求,只望国家承认,标准照是颤巍巍的对着镜头行军礼。

和对狼牙山五壮士等“共军”抗战老兵的事迹百般挑剔,连他们壮烈跳崖时究竟是“溜”还是“滚”都要考证一番的“严谨”态度不同,媒体对这些国军抗战老兵的“叙述”(天晓得,也许这些说不上是可怜还是幸运的老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叙述,只是媒体或志愿者在“叙述”罢了),采取了照单全收,完全相信的态度——尽管许多叙述有如此明显的破绽,比如屈指一算,有的老兵六岁就上了黄埔军校,有的老兵的部队番号根本就不存在。

三、犄角旮旯冒出那么多“抗战老兵”的故事,有几个经得起推敲?

关于抗战老兵的故事,为了服务于他们未可言说的目的,只能是造谣造谣再造谣,而且是毫无逻辑、毫无事实依据的低劣造假。这里,笔者搜集整理了几例媒体和公知造假“抗战老兵”的案例:

1. 上着学就四战长沙了

先来观摩一下《新京报》的这记“刀法”:

 

根据关于李昭东的介绍,他原名李振声,191810月生于河北通县(现北京市通州区),是黄埔军校18期学员。19379月,李昭东在汉口响应抗日到底的号召,赴上海嘉定县入伍98师,首战即任重机枪连班长。1943年在军部搜索连任中尉排长,在军部谍报队任上尉谍报员。1944年调到青年军 202师,时任战斗防御炮连上尉连长。老人参加过长沙四次大会战,负轻重伤三次。由于屡立战功, 1945年在重庆被授予梅花奖章。日军投降后,蒋经国委派他到胡宗南新17旅任旅部上尉参谋,旅长王作栋、团长毕铁桥。最后官至少将。

黄埔18期学员?黄埔18期应该是41年四川入学,43年毕业,据网友查证,18期里面名册查无此人!

参加了四次长沙会战?历史上的长沙会战第一次是399月至10月,第二次是41917日至106日,第三次是4112月到421月。莫非当时的黄埔军校已经把学校搬到了抗战前线?

获得“梅花勋章”?首先《陆海空军勋赏条例》中不存在这个勋章,然后国军唯一饰有梅花的是复兴荣誉勋章,只颁发给飞行员……

2. “被枪毙外公”的各种“乱入”

 

 

“一二九抗战”??笔者孤陋寡闻,只听说过“一·二八淞沪抗战”和“一·二九运动”。

抗战爆发后回国报考“河北保定军官学校”?笔者只知道有个“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最后的校长还是“常凯申”,可是,保定军校1912年设立,1923年就停办了!

这位公知让自己的外公经历各种历史“乱入”,你确定不是在自己阵营“钓鱼”吗?

3. 潜伏反共敌特摇身一变成了刺杀汪伪政权武汉市长的“特工”

中新网的这则报道称,现年93岁的陈世麟在60年前“曾凭独特的‘听风’本领”刺杀了敌占区的汪伪政权武汉市长。抗战胜利后,“离开部队的他一直任职于昆明蓄电池厂,为千家万户亮上电灯。”报道同时说,陈世麟自1975年起在昆明定居,至今蜗居于公厕旁边的一处小房间里。

 

武汉193810月陷于日军之手。从1939年到1945年,在此期间出任伪政权市长的仅有张仁蠡和石星川两人。张仁蠡于1951年被新中国人民政府处决,石星川则在1948年死于国民政府狱中——陈世麟与二人中任何一人的死都毫无关系。至于“听风”这神鬼妖魔本领,好吧,笔者只在电视剧《暗算》里看过。

网友@胡亦南整理转发了陈世麟的真实履历:

 

 

军统头子沈醉给开证明都未改变其待遇,曾经的经历敢不敢详细抖一抖?

4. 死无对证——蹭历史热点事件增加关注度

除了开头笔者提到的刘景轼,樊建川整出的谣言还包括杨耀辉。

 

20101216日,真正最后一位的“八百壮士”杨养正在重庆病逝。次年1月,在樊建川的大力发掘下,杨耀辉就自称杨根奎浮出水面,炮制了自己从“八百壮士”到国军少将副师长的传奇故事。

据称,杨耀辉1921年出生,1936年在什邡参军,被编入中央军第88师,次年8月随军赴上海参战,10月太行仓库保卫战时,任第88524团谢晋元部12连上士班长,至26日时,已晋升为1排中尉排长。194112月,谢晋元部官兵被日军俘虏,押赴南京、安徽等地。1945年,杨耀辉脱逃并投奔第十战区。当年810日,他听到了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1946年,他回到金堂县老家,不久再赴成都参军,被成都军官大队24中队录取。此后,杨在奉节遇到原88师师长、时任第16兵团司令孙元良,得到提拔,后出任第124223师少将副师长。194912月,赴四川新繁就职的杨耀辉遭到124军军长吴峻人的冷遇,吴“借故未予认可”其身份。于是杨再次返乡,一直隐姓埋名至2011年,此前未联系过“八百壮士”中的其余幸存者。

以上说法可谓漏洞百出。据谢晋元之子谢继民的记述,中央军第881935年秋“从四川省涪陵调万县稍作休整”,即“从万县乘船沿长江东下,开赴上海附近地区”,并未在什邡招募兵员。而参与淞沪会战的两支川军部队,第20军和第4326师,当年均驻防贵州,没有可能临时入川抓丁。抛开这些不说,据谢继民的记载,19371027日谢晋元率部布防时,524121排排长陶杏春代理1连连长,拟提拔为1排排长的1班班长蒋敬当日下午被俘牺牲,未提及1排“中尉排长”杨耀辉或杨根奎。至于杨1945810日就“听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更是令人匪夷所思;稍有常识的民众都会知道,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是当年815日才发生的事情。而内战末期的第16兵团司令孙元良,也断无资格任命隶属第14兵团的124223师副师长。至于一个毫无背景资历的川中青年,是如何15岁参军,16岁就当排长,此后再未经历过战事,在25岁重新入伍后却得到飞快提拔,并在28岁以前就火速升至国军少将副师长,还能躲过多年镇反和政治运动的,媒体更是讳莫如深。 

在一众网友的考证之下,历史事实已经很清楚了:真正的杨根奎另有其人。杨根奎,1910年生,浙江人,四行仓库保卫战的亲历者,已故去多年,其子至今仍在浙江务农。杨耀辉,1921年生,四川金堂人,1946年在成都军官总队学习,曾任国军排、连长,其余履历不明。

樊建川因为2011精心炮制“最后的八百壮士杨耀辉”轰动一时,后来其人因发现造假被揭露而再次引发关注,至今没有任何回应和改变。《华西都市报》最近仍然大张旗鼓地帮着樊建川鼓吹“抗战老兵”刘景轼。

以上列举了几例造假的“抗战老兵”案例,下面再列举几条“迫害”“抗战老兵”的例子。媒体和公知口中的“抗战老兵”现实中也是有的,于是他们对这类人的炒作就集中于他们活到新中国以后被“迫害”了。至于国民党将领,大多在三年解放战争中站在了反人民立场,对人民犯了罪的,对少数极端反动分子的制裁,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正常的。况且,对于一般的国民党战犯,在经历改造后都特赦了。

5.  “晚景凄凉”?有视频也不一定有真相

2016年,网络上流传着唐师曾先生拍摄的宁海祝仁波老兵的一段视频,大意是一位96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多年来一个人凄苦地住在由厕所改建的旧房子里,受尽这人世的苦难。去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老人才有幸有了每个月1600元的生活费,但这钱无法在城市中生存,他还是无法回到出生地上海。摄影师唐师曾几度哽咽,恳请社会各界伸出援手,屋外还特别应景地下着暴雨来渲染气氛。

这段视频不知道让多少人泪流满面,黯然神伤!让多少人心生愤恨,为老人打抱不平!让多少人痛骂当地政府的冷血和当地志愿者的冷血。

袁立转发自己团队唐师曾的视频说:我不难过,许是做志愿者,这样的“活化石”,看的不止一位了。我知道有最后的审判,也有一位无限者会安慰每一颗受伤的灵魂。

在这个视频被大量转发之后,真相出现了大反转!!!中国关爱抗战老兵群群主光头哥站出来辟谣说:

1、老人基本情况:祝老是上海人,户籍在上海,流落到宁波宁海。大儿子从上海宝山农行领导岗位退休,有足够经济能力赡养父亲。祝老儿子多次要求老人回上海,只是祝老未从。

2、老人居住房子:至少已经居住十几年,产权是他人,无法去修建。志愿者和宁海政府多年做老人的思想工作:住养老院,但老人的强烈愿望是住在旧房子里。

3、老人得到的关爱:近四年的时间里,志愿者对老人关怀尽职尽责。祝仁波老人生病期间,志愿者每天送饭长达半年多时间,每月还有“太阳花公益”固定五百元生活资助。

4、老人经济收入:大概每年来自政府和社会各界关爱收入不少于两三万,而非自“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后才开始有。

5、视频20秒开始出现的穿短裤、绿衣服男人就是祝老的大儿子。赡养老人也好,赡养抗战老兵也好,谁应该是第一责任人?

6、这位祝老兵在解放战争期间是军统人员——这样的人能安然活到现在,已经够宽大了!

公知被自己这段视频打脸太厉害了,目前网络上基本已经销声匿迹。

6.  “高风亮节,却受到迫害”

在网络上流传着关于所谓6军少校军官袁祥斌的电视片:《无名的野花》(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I3OTYzNDQ0.html)视频控诉袁祥斌建国后受到了种种“迫害”。

 

微民网网友对这段视频提出了质疑:

所谓抗战老兵袁祥斌,我来说说他经历存疑的几个地方 

http://www.vimiy.com/a/dazahui/247783.html

 一、到底是黄埔几期?

在袁的自述中,他称自己“看到了《东南日报》上刊载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十七期招新生的,避开敌我交火的南昌,取道临川、新余、分宜、萍乡、醴陵,绕道至长沙,接着乘火车到广西桂林,再辗转贵州贵阳、重庆,最后到达成都。后编入第17期第二大队。”

而在电视片《无名的野花》中,称“1941年初,舅公协助黄埔军校在天台招收第十八期学员,袁祥彬和哥哥获悉后当即报名。17岁的袁祥彬穿着母亲缝制的背心和另外十几名天台少年,一路艰辛跋涉。不断绕行交战区域,时刻躲避天上的炸弹、地上的瘟疫和黑暗里的抢匪,走了两个多月,终于在11月份到达成都附近的青羊宫,被编入黄埔第18期二大队学习。”

到底是17期还是18期?无论是哪一期,都与事实矛盾。

请注意袁的自述,他称“避开敌我交火的南昌”,参阅《江西抗战大事年表》可知,南昌1939327日沦陷,反攻南昌战役19395月结束,此后直到抗战结束,南昌附近没有发生过交火,而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七期第二总队入学时间是194056日,请问他是如何穿越回1939年经历南昌交火的?

而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八期第二总队入学时间是19411225日,1941年已经打第三次长沙会战了,如果是避开敌我交火的长沙还有可能,避开沦陷2年之久的南昌实在差的太远。

二、远征军经历造假

 1.6军军部情报队的经历造假

在袁的自述中,他称自己“到印度后,我被编入中国远征军新6军军部情报队,担任区队长,军长廖耀湘。”

在电视片《无名的野花》中,又称“结束了兰姆伽基地的训练,袁祥彬被编入中国远征军新6军军部情报队,直接接受李涛领导的参谋处指挥。”

两处都称袁是在新6军军部情报队,且受李涛领导的参谋处指挥,此处犯了常识错误。

李涛字涤吾,湖南邵阳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步兵科、陆军大学第十期毕业。抗战之前为军政部机械化团连长、营长、中央机械化学校教官,39年任新22师部参谋,参加昆仑关战役,后任第5军新22师参谋长,19445月新6军成立时,任新6军新22师师长。

李涛从未到新6军军部领导过参谋处,此处描述是造假的。

并且,在袁的自述中,他称自己“我在印度2年多时间,经常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军事训练,主要训练森林战术。44年春天左右,我们部队从印度开始反攻,先后打下克老缅、孟拱等地方,再打到密支那(敌军总指挥部)”。

前文说了,袁自称自己到印度被编入新6军军部情报队,在印度2年时间,44年春天部队开始反攻,此处更是出现了极大的缪误,新6军是19448月,国民政府为加强中缅印战区的军事力量,合编组成的,由廖耀湘任军长,就算袁一到印度,44年春天部队就开始反攻,可是此时新6军尚未成立,何来“编入新6军军部情报队”?

2.在印度2年多经历造假

6451月就回国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八期第二总队毕业时间是1943108日,袁还分到重庆防空司令部一段时间,就算4310月就到印度了,怎么凑也凑不出“在印度2年多”吧?

因此袁的远征军经历严重造假。

三、“响应十万青年十万军参加远征军”造假

1944916日,蒋介石在国民参政会即席演讲,号召全国知识青年积极从军,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随后,国民党中央决定广泛发动知识青年从军运动,征集知识青年十万人,编组远征军。

而袁的自述中称,“时流传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有志青年参加中国远征军,有好多大专院校毕业或未毕业的学生响应参加,那时我也积极报名并参加了中国远征军。”

电视片《无名的野花》中称:“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1943年,中国远征军第二次出征的集结号吹响,袁祥彬与同学们纷纷报名。”

请问袁在1943年是如何响应蒋介石19449月才提出的“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口号的?

此处经历造假。

四、43年初战经历造假。

在电视片《无名的野花》中,称:“1943年,炮科毕业后的袁祥彬被分到重庆防空司令部,驻守朝天门码头。第一次参战的经历至今让老人记忆犹新。眼见着敌机骚扰可就是打不着,心里越来越憋屈。”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八期第二总队毕业时间是1943108日,毕业后分配到重庆,而1943823日以后,日军已无力轰炸重庆市区,请问袁祥斌是怎么在毕业后驻守朝天门目睹日军飞机轰炸的?

初战经历造假。

五、建国后经历造假。

针对国民党军官和潜伏特务的肃反镇反是1950-1957年。

袁称自己因国民党军官的身份于1958年判刑,1989年获释,此段经历至少是没有说出全部事实。

袁祥斌不是在肃反镇反时判刑而是1958年判刑,说明不是因为参加国民党军而被判刑,他到底因为什么被判刑?袁的自述和电视片中都含糊其辞。

1977年最后一次对国民党特赦,所有因国民党军经历判刑的已全部离开劳改队,作为国民党军队的少校,为什么他没有离开,呆到1989年才释放?他建国后到底有没有其他罪行?袁的自述和电视片也没有说明。

7.  隐瞒反动历史

2007年逝世的原国军第3027师师长仵德厚,至今享有“抗日名将”的美誉,因为他曾以营长身份率众血战台儿庄。而部分媒体和个人极力宣扬其抗战事迹,实际上是为了与其1949-1959年间沦为囚徒的遭遇形成对比,以此突出对“抗战名将”的不公。

 

媒体报道里语焉不详的历史事实是:1948113日,太原战役期间,仵德厚向阎锡山出卖了与其共同出自西北军的老首长、30军军长黄樵松,使其起义计划搁浅。台儿庄战役时任27师师长,战功赫赫的黄樵松被押送南京,后遭枪决。仵籍此由上校旅长晋升为少将师长。

太原城破前,阎锡山指示下属“不做俘虏,尸体不与共党相见。”城破后,仵却被解放军俘虏判刑,而且在狱中表现积极。他于1959年被释放。当时仍有大批国民党军官在狱中接受改造,而回乡后的仵德厚不久就出任了县政协委员,最终寿至97岁。

四、精心谋划的灭国行动

这些年下来,虽然在有一定网络阅历的网友面前,“抗战老兵”这个词早已经是臭不可闻,每一个所谓的抗战老兵的模式都是高调悲惨出场、体无完肤退场,但传媒工具掌握在主流公知和媒体手中。质疑的真实声音只能在小众传播,造谣的一干众人却未受到任何制裁,继续炮制一个又一个谣言,影响了大量群众。究竟是谁在制造传播这些谣言,他们这么做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1. “抗战老兵”故事的传播路径

抗战老兵的话题,最初是因记者孙春龙于2008年为滞留缅甸的远征军老战士发起的“老兵回家”公益行动而进入大众视野。在2011年前后发展成为一个主流话题,并延续至今,已经成为一个全民关注的话题。

单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

参与者从公知、基金会和NGO、个人口述史和民间博物馆、大小单位学校和企业,到一众“南fang系”媒体、甚至某些国字号主流媒体。

每当一个故事出来,各大媒体都铺天盖地的转载,形成对大众全方位无差别的“舆论轰炸”。可以说,作为媒体的主力,南fang报系则肩负广泛传播的重任,官媒起到了提供公信力的作用;

而公知则负责对这些故事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再次解读,混淆历史、诱导群众、煽动情绪。

基金会、NGO、包括地方的各种爱心团队,往往会有各种场景化的活动。这使得民众的感情有了一个出口,同时也因近距离接触引发的共鸣,使得民众情感是丰富的,疑问在潜意识中也得到了求证。诡异的是在地的抗战老兵活动,往往还有当地民政系统参与。

个人口述史和民间博物馆则提供了一个立体的感情承载场所。在四川,有着广泛影响力的就是樊建川的建川博物馆。建川博物馆已经成了成都地标性的建筑之一,成都大小单位、学校和企业往往都会把建川博物馆作为学习和参观的必选项,笔者四川籍立场还不错的朋友提起建川博物馆几乎都是直竖大拇指,对樊建川稍有质疑迎来的必是责难。吊诡的是,大小单位、学校和企业因着党建和团体活动的需要,在“不忘初心”的大背景下,也往往会选择通过基金会和NGO参加活动,或者到民间博物馆学习。耐人寻味的是,被严重夸大的刘景轼老人的故事恰是樊建川本人吹出来的。面对网友长达数年的质疑,不知人家是心虚还是不屑,从不回应。

一套组合拳下来,长年累月的耳濡目染。传播的媒介和套路是成功的,在引起大众情感共鸣方面也是成功。一如上节提到的国军抗战老兵早年作出贡献,晚年或生活凄惨或曾受不公正待遇。如此巨大的反差,在全民对抗战同仇敌忾的大背景下,在中华民族扶危助困、同情弱者的传统之下,民众的感情很难不被激发,形成了对现政权的控诉。他们编造的国军抗战老兵的战功越大,表现越无辜,这种控诉就越有力。

可以说,每个被挂上"抗日老兵""抗战名将""抗战英雄"牌位的老者,不论他们当年的理想是救亡图存还是功名利禄,不论他们当年的主业是清乡剿共还是抗日救国,不论他们当年是否一败千里,不论他们如今是否记忆偏移,都被某些群体视若珍宝,沦为其手中达成其特定目的的工具。

2.  欲灭其国比先灭其史

正如郭松民所言,“国军老兵以‘民国遗民’的形象出现,传递的信号是对共和国的不认同,却得到共和国媒体的大规模宣传,这是十足的政治乱伦。

真实的历史上,相较于古代“斩草除根”的做法,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的高级战犯可谓是非常仁慈。做过很多坏事的战犯也只是被关起来思想改造、治疗疾病,比如杜聿明多年肾病、被蒋介石支使无法治疗,最后是在战犯管理所治好的。然后视情况特赦释放,去美国台湾香港也行。愿意在大陆工作的进政协参政、到文史馆写回忆录。对于国民党基层士兵,都是甄别后教育一下,收编、遣散而已,想回家的还给发路费,回到家乡一样给分地。解放战争结束以后,解放军六百万兵员中大约六成是原国军,有的后来的职位还高于当年俘虏自己的战友。比如曾任解放军常务副总参谋长的徐惠滋上将,就是在辽沈战役中被俘的国军士兵,当年“强迫”他入伍的解放军连长后来反而成了他的下级。

与樊建川同样为成都人的高戈里老师,出版了一本书《心路沧桑——从国民党60军到共产党50军》,高戈里是原50军政委高星耀之子,这本书采访近200人,其中国民党起义、被俘官兵116名(从师职到普通士兵),真实记录了经过共产党改造的国军将士不再为反动派卖命,而是洗心革面、为人民建功立业的历史。“抗战老兵”受到不公待遇的即便有、也只是极个别。高戈里老师的这本书反映的是最广大多数国军的命运,主流媒体对此书却视而不见,以致于此书销售惨淡,而那些编造出来的“抗战老兵”故事却被大肆传播。在“抗争老兵”问题上,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那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被当今的知识精英和主流媒体用的滚瓜烂熟。

在知识精英和主流媒体的传播语境中,与“抗战老兵”待遇截然相反的是那些真正的人民英雄。对抗日英雄狼牙山五壮士,是跳下悬崖还是“溜”下悬崖他们要考证一番;壮烈牺牲的毛岸英被他们硬塞入一个“蛋炒饭”的情节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丑化;牺牲于美帝国主义燃烧弹之下的邱少云被无情调侃,甚至被无耻商家拿来炒作;“太行奶娘”被那个主持人梁本田用自己龌龊、自私的心态随意解构、质疑;刘胡兰英勇就义被恶搞成“脑子反应慢,鬼子面前站队没有及时后退而遇害”;黄继光被质疑“身体挡不住子弹”董存瑞炸碉堡时的最后一句话也被戏说成了“同志们,河南人是个骗子!”……

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太多了,最后给一般民众形成的印象就成了“官宣”的人民英雄没一个是真的,他们编造的“抗战老兵”故事反倒成了“真实秘闻”。这种对抗战历史和中国革命史的改写,是对“国民党是抗战中流砥柱”的呼应,共产党反而成了虚假宣传、虐待“抗战英雄”的一方,以此增加普通民众对共产党和新中国的憎恶,同时增加对国民党的好感,其用心是显而易见的。

公知、基金会和NGO、民间博物馆、企业,再到一众媒体的这场合谋行动的动机是明确的,今天,他们的经济地位已经处于中上层阶级,他们显然不满于现在的政治地位。长此以往,新中国的合法性就要备受质疑,而曾经被打倒的“反动派”又要被招魂。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