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学术探索 > 人文历史 > 阅读信息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笔记之二:要团结绝大多数人,这是战略问题
点击:  作者:张文木    来源: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18-07-11 09:40:03

 

 1.webp (10).jpg

 

  【编者按】张文木教授的新著《战略学札记》由海洋出版社出版后,受到学界和社会广泛关注。该书从1996年始记录至今,汇集了作者在战略研究领域的认识成果和学习体会,包括心得、史鉴、治学、笔记、人物、人生、文艺、字词等诸多方面。现经作者授权,分篇选发有关内容,以飨广大读者。

 

1.webp (11).jpg

  张文木著:《战略学札记》,北京 :海洋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

 

 

战略学札记·笔记之二

要团结绝大多数人,这是战略问题

 

 

  1、1958年8月1日,毛泽东告诉赫鲁晓夫:“西方帝国主义是力量有限,困难甚多。它们表面上装腔作势,三板斧,打了以后就没劲了。”[1]

 

  2、1958年8月24日,毛泽东在北戴河的政治局会议上说:“法律这个东西,没有也不行,但我们有我们这一套,调查研究,就地解决,调解为主。不能靠法律治多数人,多数人要靠养成习惯。我们每个决议案都是法。治安条例也靠成了习惯才能遵守,成为社会舆论。”[2]

 

  3、1958年8月24日,毛泽东在北戴河的政治局会议上说:达尔文的进化论、哥白尼的太阳系的理论都是一个人搞的,别人都服从。马克思、恩格斯是两个人,反映了客观规律,反映了多数人的意见。在相当的时候,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3]

 

  4、1958年8月27日,毛泽东在北戴河对胡乔木、吴冷西说:“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对国际问题应该有研究,形成一定看法,不要临时抱佛脚,发表感想式的意见。”[4]

 

  5、1958年9月2日,毛泽东对巴西的朋友说:“西方世界的太阳是傍晚的没落的太阳,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太阳是早晨的上升的太阳。帝国主义历来就是吓唬人的,不要怕它们。对西方的崇拜是一种迷信,这是历史形成的,现在这种迷信正在逐渐破除。”[5]

 

  6、1958年9月19日,毛泽东复信周恩来:“高屋建瓴,势如破竹,是我们外交斗争的必需形态。”[6]

 

  7、1958年10月25日,毛泽东写信给周世钊:“贤者在位,能者在职,二者不可得而兼。”[7]此句出自《孟子•公孙丑上》:“贤者在位,能者在职;国家闲暇,及是时,明其政刑。虽大国,必畏之矣”;“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8]毛泽东认为贤者可以有位不一定要有职,而有职者不一定有位,“二者不可得而兼”。

 

  8、1959年2月23日,毛泽东同林克谈到翦伯赞写的关于曹操的文章,说:“《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不是继承司马迁的传统,而是继承朱熹的传统。”[9]

 

  9、1959年4月15日,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最高国务会议第十六次会议。会议就第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政协三届一次会议的议程和主席团成员交换意见,讨论国家机构领导人员候选人和政协全国委员会领导人员候选人名单。毛泽东在会上建议:“这次选举不仅选班禅,而且要选达赖。他是个年轻人,现在还只有二十五岁。假如他活到八十五岁,从现在算起还有六十年,那个时候二十一世纪了,世界要变的。那个时候,我相信他会回来的。这里是他的父母之邦,生于斯,长于斯,现在到外国,仰人鼻息,几根枪都缴了。”[10]

 

  10、美是力的表现。1959年5月15日,毛泽东在接见拉丁美洲朋友时说:“黑非洲的人,皮肤颜色同我们的不一样,是漆黑的,但我见到他们,仔细看他们,觉得他们很美,黑得出油,我们见到他们是兄弟一样。”[11]这是由于毛泽东从黑人身上看到了黑非洲在反殖斗争中的力量。

 

  11、1959年10月13日,毛泽东与任继愈谈话时说:“研究宗教需要外行来搞,宗教徒有迷信,不行,研究宗教也不能有迷信。”[12]

 

  12、反“左”不出右,反右不出“左”。[13]

 

  13、1959年底毛泽东在阅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批注道:“现在我们都不算土地的价值。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资料,经济学家们最好能算算土地的价值。”[14] 

 

  14、1960年2月5日,毛泽东在阅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说:规律自身不能说明自身。规律存在于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应当从历史发展过程的分析中来发现和证明规律。不从历史发展过程的分析下手,规律是说不清楚的。[15]

 

  15、毛泽东说:“实力政策、实力地位,在世界上没有不搞实力的。手中没有一把米,叫鸡都不来。”[16]

 

  16、1960年5月9日,毛泽东对伊拉克友人谈到美国时说:“他们不做好事,专做坏事,我相信上帝不会饶恕他们的。什么是上帝?人民就是上帝,人民决不会饶恕他们的。”[17]1965年2月19日,毛泽东又告诉坦桑尼亚友人:“上帝就是人民,人民就是上帝。”[18]

 

  17、1960年5月8日,毛泽东提醒拉丁美洲的朋友说:“西方国家和美国同我们的逻辑是两套。朋友们,哪个对,将来看吧!总有一天,美国人民不喜欢帝国主义制度。”[19]

 

  18、1960年5月17日,毛泽东对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代表团说:“打仗自己消耗不要太大,保存住主力,并每天消耗敌人一点力量。你们十万兵力能保持并发展,胜利就是你们的。”[20]

 

  19、吃饭靠外国,危险得很,打起仗来,更加危险。[21]

 

  20、粮食很重要,是宝中之宝,要突出出来,不要被棉花、大豆等东西压掉。没有粮食吃会死人,粮食不但决定吃饭,还决定畜牧业发展。[22](毛泽东,1960年)

 

  21、制度决定一个国家走什么方向。[23]

 

  22、1959年12月11日,毛泽东在谈话中说:“《东周列国志》值得读一下。这本书写了很多国内斗争和国外斗争的故事,讲了很多颠覆敌对国家的故事,这是当时社会的剧烈变化在上层建筑方面的反映。”[24]1960年5月22日,毛泽东在杭州讨论时局的一次会议上说:“赫鲁晓夫有两手,对外一手是软,对内一手是搞阴谋,搞颠覆活动。因为这个干涉内政问题,就引起我再看一遍《东周列国志》。《东周列国志》中就是外国干涉内政相当多,多得很。我专看这一条,专找外国怎么样干涉内政。”[25]

 

  23、1935年10月,毛泽东和彭德怀率领红军长征部队胜利到达陕北清涧县袁家沟,准备渡河东征,此间毛泽东作《沁园春·雪》,词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1960年8月19日,毛泽东对来访的胡志明说:“我们并不崇拜成吉思汗。我们不崇拜秦始皇、汉武帝,不崇拜唐太宗、宋太祖,也不崇拜孔夫子。我们只崇拜孙中山,因为他搞辛亥革命有功。我们崇拜的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也相当尊崇斯大林。”[26]

 

  24、1959年12月4日,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我们学习苏联的一切优点(他们留一手是常情)。[27]

 

  25、不要把错误认为单纯是一种耻辱,要看作同时是一种财产,不能说错误路线没有用处,它是有很大的教育意义的。[28](毛泽东,1961年)

 

  26、慢慢来,革命急不得,越急越不成功。“左”倾路线就是太急,急了反而受损失。[29](毛泽东,1961年)

 

  27、左翼就是容易犯气大心急的毛病。如果看不起中间派,尤其是看不起右翼,事情就办不好。要做真正的左翼,而不是教条主义式的左翼。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有很大的耐心,以同志式的精神去说服中间派,不能摆官僚的架子。[30]

 

  28、1962年8月9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搞单干,两年都不要,一年多就会出现阶级分化,其中有共产党的支部书记,贪污多占,讨小老婆,放高利贷,买地;另一方面是贫苦农民破产,其中有四属户、五保户,这恰恰是我们的社会基础,是我们的依靠。你是站在三分之一的富裕农户的立场上,还是站在三分之二的基本农民群众的立场上?问题就是这样摆在我们的面前。”[31]

 

  29、基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毛泽东对中国社会主义前途充满必胜的信心,1962年8月13日,他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听罗瑞卿谈到杜勒斯认为欧洲共产党的第二代还可以,第三代就不行了时,毛泽东说:“在中国一定不出修正主义?这也难说,儿子不出,孙子出。不过也不要紧,孙子出了修正主义,孙子的孙子就又要出马列主义了。按照辩证法,事物总要走向反面的,帝国主义等不走向反面?我就不信。我们也不一定不走向反面。”[32]

 

  30、1964年3月24日,毛泽东在与薄一波等同志谈到《毛泽东选集》时说:“这是血的著作。《毛选》里的这些东西,是群众教给我们的,是付出了流血牺牲的代价的。”[33]

 

  31、要团结绝大多数人,这是战略问题。[34](毛泽东,1965年)

 

  32、切记不要相信领导者坏了党就垮了。党总是一分为二的。[35](毛泽东,1965年)

 

  33、在中国历史上,真正做了点事的是秦始皇,孔子只讲空话。有些事,秦始皇的办法不对。他虽然只统治了十三年,但影响有几千年。[36](毛泽东,1965年)

 

  34、1965年8月5日,毛泽东在接见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主席艾地率领的代表团,在被问到在打仗之前是否看过有关军事著作时,毛泽东回答说:“一本也没有看过。《三国演义》我看过,《孙子兵法》没有看过。打过仗以后,那是到了西北之后,为了总结经验,看了一些中国的、外国的军事书。书是靠不住的,主要是要创造自己的经验。在打仗时,不要带着书,要狠狠地把它丢掉。认真打仗,打仗是个大学校。”[37]

 

  35、群众不帮助就没有力量。为了发展一个国家,力量不是来自别的地方,而是在于群众自己。不联系群众的政府是不巩固的,因为政府只能代表群众。任何政府对人民来讲总是少数,任何军队对人民说来也是少数。[38](毛泽东,1965年)

 

  36、1965年11月24日,毛泽东对国际友人说:“有些事情,在一个时候看起来好像很了不起,好像整个天都黑了。只要我们的政策正确,路线正确,人民总是会逐步觉醒起来,同我们站在一起的。不管有多少个赫鲁晓夫,又不管印尼右派怎么样猖狂,要想把人民革命的局面转变过来,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人民的胜利也许要经过相当的时间就是了。”[39]

 

  37、本质是事物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四平八稳,面面俱到,就是折中主义。[40](毛泽东,1965年)

 

  38、1966年2月9日,毛泽东在武昌东湖听取吴冷西汇报,在听到国内最近有“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毛泽东思想是最高最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提法,毛泽东说:“林彪的两个提法都不妥。”3月20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在林彪谈到“要学毛主席”时,毛泽东说:“我在这里说一句,要突破,要创造,不要只解释,不要念语录,不能受束缚。列宁就不受马克思的束缚。不要迷信,要有新的论点,新的解释,新的创造,不然不行。”[41]

 

  39、1966年3月30日,毛泽东谈到学术批判时说:“文化革命能不能搞到底,政治上能不能顶住?中央会不会出修正主义?没有解决。我们都老了,下一代能否顶住修正主义思潮,很难说。文化大革命是长期艰巨的任务。我这一辈子完不成,必须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到底。”[42]

 

  40、1966年10月24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召集中央政治局部分成员、各中央局负责人开会,毛泽东说:“我没有料到聂元梓一张大字报,一个红卫兵,一个全国大串联,搞成这么大的事。学生犯了一些错误,主要是我们这些老爷犯错误。反党反社会主义决不能承认,承认了还能工作吗?你们回去碰到具体问题,按照大原则解决。要振作精神好好搞一下。万万不能承认反党反社会主义。把中央局、省市委都打倒,让他们学生来接班,行吗?不知工农业,只读一点书,行吗?”“谁会打倒你们呀!万万不能承认反党反社会主义。你们都成了黑帮,不就轮到我头上来了,我不就是同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一块工作吗?有些人将来还有甄别、平反、有些打错了的,可以调到其他地方工作嘛!”[43]

 

  41、不讲历史就讲不出道理。战争只有在战争中学,阶级斗争只有在阶级斗争中学。[44](毛泽东,1967年)

 

  42、毛泽东说:学问再多,方向不对,等于无用。[45]只要大的原则做得对,一些小的问题逐步会解决的。[46]路线正确一切都有,路线错了就会垮台。路线对了,人少会有人,没有枪会有枪,也会有政权;路线错了,人再多、枪再多也没有用。[47]

 

  43、1964年6月24日,毛泽东对非洲朋友说:“历来中国人没有写回忆录这样的习惯,中国人喜欢写历史。”[48]

 

  44、1973年6月22日,毛泽东会见马里国家元首兼政府总理特拉奥雷。特拉奥雷说:我们马里共和国的人都认为你是一个天才,而且是有史以来唯一的天才。毛泽东说:你把我吹得太高了。特拉奥雷说:法国人教导我,拿破仑是有史以来唯一的天才,但我认为同毛主席对世界的贡献相比,拿破仑不及毛主席的三分之一。毛泽东说:拿破仑,无论怎么样,后人是对他表示尊敬的。你不要说我是天才,你说拿破仑好了。这个人相当聪明,他所以能创造法国的法典,就是因为他读过罗马法典。拿破仑晚年的政策不那么高明,一不该占领西班牙,引起广大的农民游击战争反对他;二不该去打俄国。特拉奥雷说:我说一个人是天才,就是指他的思想,毛泽东说:我是地才,地就是土地吧。特拉奥雷说:我看了你的军事和政治著作。毛泽东说:都是人民群众的经验,我作的总结。没有人民,啥事都干不成啊!请你少吹一点了。我的好朋友啊,你也不要强加于我。[49]

 

  45、1973年7月17日,毛泽东接见美籍华人物理学家杨振宁时说:“我那一篇文章,叫《矛盾论》,其中一段叫‘矛盾的特殊性’。矛盾的普遍性并不单独存在,就存在于特殊性之中,人类是看不见的,看到姓杨的、姓周的,看到大人、小孩,但是看不见‘人’。”会见结束时,毛泽东说:“感谢你这位自然科学家,你对世界是有贡献的。”杨振宁说:“我也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毛泽东说:“你不要讲,这句话不对,不科学。”[50]

 

  46、研究问题应该从历史的分析开始。[51](毛泽东,1959年)

 

  47、“二三子以言乱政,实朝廷纪纲所系,所谓芝兰当路,不得不锄者,知我罪我,其在斯乎!”[52]

 

  48、1927年8月30日,中共湖南省委就暴动范围问题致信中央说:“我们是以向长沙暴动为起点,并不是放弃湘南;没有把衡阳做第二个发动点,是因为我们的力量只能做到湘中起来;各县暴动,力量分散了,恐连湘中暴动的计划也不能实现。”[53]

 

  49、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54]

 

  50、世界上没有比战争更大的能够改变人的力量。[55](毛泽东,1938年)


重温毛泽东战略思想

作者:张文木

当当
购买

注 释: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98页。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21页。

[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22页。

[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23页。

[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33页。

[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49页。

[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75页。

[8]《孟子·公孙丑上》,刘俊田、林松、禹克坤:《四书全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406、407页。

[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96页。

[1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9页。

[1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1页。

[1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09页。

[1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47页;参阅同书第234页。

[1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99~300页。

[1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16页。

[1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73页。

[1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91页。

[1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80页。

[1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90页。

[2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95页。

[2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20

页。

[2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74页。

[2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21页。

[2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52页。

[2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00页。

[2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44页。

[2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47页;参阅同书第234页。

[2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607页。

[2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4页。

[3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5页。

[3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30页。

[3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33~134页。

[3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29页。

[34]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85页。

[3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91页。

[3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00页。

[3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18页。

[3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23页。

[3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43页。

[4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50、553页。

[4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58、570页。

[4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73页。

[4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6、7页。

[4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96页。

[4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45页。

[4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17页。

[4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37页。

[4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66页。

[4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83页。

[5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88页。

[51]《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1959年12月~1960年2月),《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39页。

[52][明]张居正撰:《张太岳文集》卷二十五《答汪司马南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版,第297页。

[5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12页。

[54]《庄子·外篇·秋水》。

[5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7~48页。

 

1.webp (12).jpg

  如需购书,可联系邮购部,电话:010-68038093

气候变迁与中华国运

作者:张文木

当当
购买

相关链接: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笔记之一:战争比和平发达得早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来源: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网【作者授权】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网》,网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mastudiobj.com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