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时事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陕西千亿矿权案背后的所有者缺位
点击:  作者:金桥智库    来源: 金桥内参  发布时间:2019-01-09 10:12:29

  

最近因为王法官的视频和崔主持人的微博,陕西千亿矿权案闹得沸沸扬扬。舆论场上大家都在选边站,要么支持崔主持人,要么支持王法官,要么支持赵发琦,就连白岩松都在央视新闻节目中公然为赵发琦站台背书。我就很纳闷了,你们闹得这么欢,真的当老百姓是傻子吗?那个价值千亿的媒矿,你们说是赵发琦的就是赵发琦的,有问过14亿老百姓答应不答应吗?

 

1.webp (10).jpg 

 

记得2004年时,郎咸平刮起了郎旋风,他在炮轰格林柯尔和顾雏军,讲到中国的国企高管瓜分国有资产的盛宴时,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就是你家里的房子脏了,请了个保姆来给你打扫卫生,结果房子打扫干净了,然后保姆说房子是他的了!毫无疑问,这是很荒诞的事儿,但是这些年来却一直在中国不断上演着这样的荒诞故事。

 

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带路党、法律专家和公知们,都在助长这股歪风邪气,发明了所谓的“所有者缺位”问题,他们认为国有企业(全民所有制)搞不好的根本原因在于所有者缺位,没有人负责,所以搞不好。要想搞好,就只能私有化,一私就灵,所有者到位了嘛!可是他们从来不曾解释得通,为什么中国民营企业的寿命只有两三年,根本比不上国有企业。陕西千亿矿权案更加打了以吴敬琏为代表的私有化派的脸,私有化在这里彻底失灵了,人性的自私与贪婪为我们上演了一场资源魔咒的大戏。

 

1.webp (11).jpg 

朗咸平提出信托责任概念

 

对此,朗咸平在当年就提出了信托责任的概念,认为保姆就应该干好保姆的事儿,应该要有信托责任。我请你来打扫房子,打扫干净是应该的,而且我也给你工资了,你要想染指我的房子,那就是非法侵占。中国的国企之所以搞不好,就是因为保姆们没有信托责任,脑子里想着的不是把房子打扫干净,而是一门心思想着把房子据为己有。这样就会发生许多怪诞的事儿,本来保姆的职责是为了打扫房子,保持房子的干净整洁,可是为了把房子据为己,保姆就会想办法把房子搞得又脏又乱,最好是臭气熏天,主人不敢进屋,这样一来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据为己有了。

 

改革开放以来,许多国企就是这样被破产、被瓜分的,比如前一阵子闹出大事儿来的长生生物,就是在2003年郎旋风刮起来之前私有化的。虽然长生生物和高俊芳受到了严厉的处罚,但是跟高俊芳一样做法的韩刚君和杜伟民两人则安然无事儿,继续在福布斯富豪榜上占据一席之地。

 

陕西千亿矿权案是一个研究中国过去四十年私有化进程的一个很好的标本,由于赵发琦和刘娟这两个保姆之间互相打起架来,谁也不让谁,而且双方还都动员和纠集了一大帮人一起来打群架,这就导致了此案仿佛是被冰冻了的凶杀案现场,可以让我们大家都能清晰地看清楚那些平常见不得人的、纸牌屋里的勾当是如何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的。

 

1.webp (12).jpg 

 

我们首先来看第一个保姆赵发琦。赵发琦在许多场合都以一个农民,一个上访户的面目出现。在为农民和上访户这两种身份,天生自带弱势群体的光环,被欺压的对象,这样装扮当然容易撷取社会和公众的同情,哪怕是他肚子腆得老大,头发梳得流油,只要天天把农民、上访户挂在嘴边,然后花点钱让媒体再炒作炒作,俨然是正义的化身,全社会都应该为它讨还一个公道,我们的王法官,崔主持人、白主持人和众多媒体记者们都先后进了这个局。

 

但是赵发琦真的是一个农民吗?一个上访户吗?如果他也算是一个农民,那就中国真的就不需要扶贫攻坚战了,他也算是上访户,那中国真的就没有上访村,也没有冤案了。我们看电视机前的赵发琦哪里有一丁点儿农民的朴实呢?面对各色人物,他都能侃侃而谈地讲故事,刻意不修边幅的大胡子,沧桑脸上那双放着精光的眼睛,一身精明不输当年接引满清入关的晋商。

 

1.webp (13).jpg

 

据网上查看到的信息,赵发琦这个人当过兵,退伍后分配到榆林一家国营物资公司当采购员,结果是富了和尚穷了庙,把单位掏空了,自己下海了。既然下海那就无须遮掩,一心向钱看,一心为钱干,跟同时代的许多先富人士一样,他倒卖过钢材、木材、汽车,包过工程,盖过房子等等,没几年就成了千万富翁。那可是在90年代,马云、马化腾还没有开始创业呢,农村里面的万元户都倍儿有面。

 

如果赵发琦满足于做千万富翁,哪怕他啥都不干,像山西煤老板一样,装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现金到北京、上海买几十套房子,养几十个情人,生一堆娃儿,现在也是身家十几亿的土豪了。可惜这样对普通人难如登天,而赵发琦唾手可得的富贵人生,他却瞧不上眼,他很有野心,他很贪心,他想要更多的钱,做更大的买卖。 

 

但是在陕西榆林那个地方,穷山恶水,还靠近毛乌素沙漠边缘,土地贫瘠,人烟稀少,别的买卖干不了,只能找矿。他也确实赶上了好时代,在00年代是煤炭的黄金十年,山西、陕西的煤老板让房地产商都要屈尊讨好。在山西、内蒙和陕北,大大小小的煤矿不断被发掘,矿权被转让,一夜暴富的神话不断上演。一吨煤贵的时候过千元,便宜的时候也要几百,吸引着南来北往的淘金客,死了的是矿工,污染了是环境,富了的是煤老板。

 

1.webp (14).jpg 

陕西榆林

 

赵一琦如果只是想做个普通的煤老板,弄个小煤矿,扒开毛乌素沙漠表面的一层沙子,就能掏出地下的黑金,不需要拆迁,不需要补偿,以他的本事,大小事情都能摆平,雇一帮农民工,日夜挖矿倒卖出去,绝对比前几年挖比特币还赚钱。在煤价节节攀升的黑金岁月里,整个几十亿身家还是不那么难的。

 

只是有一句话叫做贪心不足蛇吞象。赵发琦盯上了幅员279.24平方公里的波罗井田勘查区。崔主持人说,这是他祖宗八代修来的福利,这是不对的。也许在当时,确实是有许多人在赌矿,就像玉器行业的赌石一样。跟政府申请划一片地,交钱勘探,探着矿了就发财,没探着就打水漂。

 

1.webp (15).jpg

 

赵发琦盯上这片庞大的地儿,其实是国有企业单位早就勘探过了的,也就是西安勘探院。西勘院找的第一个合作者是鲁地矿业,在赵发琦还没入局的时候,里面有多少煤,早就摸了个门清。不得不说,赵发琦能量很大,很会来儿事儿,胆儿也够肥,他押上了1200万的身家,虎口夺食,把这个矿抓到了手里,然后没多久,储量被公开了,大得惊人,居然高达20亿吨,如果按当时的煤炭市场价上千元来计算,那可就是价值两万亿的大生意,如果按净利润100元每吨(保守算法),那也是价值两千亿的大矿。如果不是后来出了幺蛾子,赵发琦何止是中国首富,简直就是要奔着世界首富去了!

 

首富的梦太美太醉人,赵发琦这一醉就是十几年。可惜的是,这个黄梁一梦也终究只是黄梁一梦。粉碎了赵发琦的首富梦的并不是矿的所有者,并不是勘探发现了这个矿的西安勘探院,也不是如崔主持人所暗示的那样,是陕西的地方政府,而是另一个保姆刘娟。

 

说起来也是有趣,赵发琦的身份标签是农民和上访户,而刘娟的标签则是打字员和港商。刘娟出身文工团(看过《芳华》的都有印象,那里面还是有一些背景很深的人的),后来文工团解散了,去陕西电大学了三年中文,又到深圳经贸大学专升本学了法律,才回来做了省政府的打字员。

 

我们现在看来,对于一个20岁的打字员都会很不屑,更别说是一个30岁的打字员了。可惜的是人家是1990年的打字员,不但能接触到重要文件,顺便还捞了个省府大院的副厅级才子做老公。刘娟的老公赵大新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曾任省政府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19897月起出任雁塔区副区长(副厅级),直至2000年出任西安高新区雁塔科技产业园下属的西安新科集团总经理,在该区任职时间长达11年。此后,他赴北京调任中国唱片总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书记,不久与刘娟离婚。

 

刘娟只做了两年的打字员就毅然下海了,于1992去了香港,然后在1994年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开始了大手笔的投资,短短一年时间即拥有不菲身价,无人能说清楚她的资金来源与资产规模。根据企业官方简历,这是一个14年内从零到百亿的财富故事:1993年,刘娟女士着手创立了“益业有限公司”,自1994年开始相继在国内开发建设了“西安新时代广场”、“西安益业国际广场”、“太兴生态农庄”等项目。

 

1.webp (16).jpg 

 

据知情人十透露说,在去香港前后,刘娟在西安开过游戏厅。她的游戏厅位于雁塔区小寨商业大厦地下一层,全部都是“上分”押宝的那种机器。显而易见,在当时能开这样的游戏厅,需要在公安系统有过硬的关系。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刘娟做房地产开发的西安新时代广场和西安益业国际广场,也都在雁塔区,而她老公就是雁塔区的副区长。

 

如果刘娟愿意一直搞房地产,没准也能混个陕西首富当当,后来的二十年都是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可惜的是,习惯了赚快钱的刘娟跟赵发琦一样有野心,也盯上了刚发现不久的那个千亿大矿,上演了一场龙争虎斗的闹剧,这一争就是十几年。

 

久历商场考验的刘娟,精明能干,手眼通天,很快就找到了赵发琦的致命弱点。因为这个矿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它就是国家的,赵发琦也不过利用权力寻租混水摸鱼,而且当时还没有完全吃到嘴里,所以就给她提供了机会,反正都是侵吞国有资产,无非就看谁的关系网更大,上面的人更多、更硬了,这方面刘娟肯定是有优势的。

 

事情的起点是这样的,根据网上的合同信息显示,20035月,陕西省地矿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与山东省鲁地矿业有限公司签订了开发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矿资源的合同,投资与收益分成都是4:6。(但是这个合同的时间应该是有问题的,因为网上的信息显示“山东鲁地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051208日在山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

 

而就在同年8月(2003年同年8月),西勘院又与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针对同一地区的相似的合作勘探合同,不过投资与收益分成却成了2:8,而且与凯奇莱的合同还有其他更多有利凯奇莱不利西勘院的条款,譬如有关勘查成果处置等方面的内容。根据合同可以推知,西勘院最后终止了跟山东鲁地矿业的合作,而选择了跟凯奇莱的合作。

 

官方资料显示,其实早在1977年和1981-1985年,陕西省地质局曾两次对横山县及附近地区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过煤矿详查,确认该地区有极其丰富的煤矿资源。外人可能不知道这个信息,但是西勘院的人应当百分之百知道。只是,为什么他们要放弃收益4:6分成的合同,而选择收益2:8,外加其他不利自己条款的合同,这符合完全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相对而言,凯奇莱能源唯一的亮点就是多出300万元,然而作为一个国有企业,手握千亿大矿,还缺300万?为了300万出让千亿大矿两成的股份?

 

这里面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20031022日,陕西省政府出台了新规,不允许下属单位自主处置矿权,想要拿到矿权的企业,必须得有下游转化的能力。这个规定表面上看当然是科学合理的,不能让煤老板挖完就跑了,只留下污染和贫困,而是要形成工业配套,造福当地人民,这个出发点和初心当然是好的。

 

就是因为这个政策,西勘院这里就放话说,谁能搞定配套项目,拿到矿权就跟谁合作。所以才有了赵发琦与刘娟的龙争虎斗,才有了赵发琦的所谓一女二嫁,岂止是一女二嫁,三家四嫁都有,鲁地矿业是三,还有其它掺和了没出声的呢。当然,鲁地矿业和其它企业能量太少,很快就出局了。

 

赵发琦说白了,也就是当时陕西省某个领导的白手套,正是因为他上面有人,西勘院才会愿意跟他合作,接受那么苛刻的条件(当然他也很可能跟西勘院的领导有过权力勾兑)。现在许多人想把赵发琦打扮成白莲花,可惜网络是有记忆的。赵发琦的漏洞跟鲁地矿业其实也差不多,为了避开省府新规,赵发琦跟西勘院约定,特意把合同日期提前半年,改在了省府新规之前。至于下游转化项目,赵发琦拍了胸脯,说自己省里有人能搞定。

 

这个漏洞一下子就让刘娟抓住了,因为赵发琦的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是200312月才成立的,但是与西勘院的合同却是20038月签署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伪造的、没有法律效力的假合同。而且由于不久后赵发琦当时的靠山被调走了,他也搞不定下游转化的配套企业,所以这个项目就很自然地落到了刘娟的手里。

 

刘娟的能量比赵发琦大得多了,她很快就找来了央企中化集团,两家成立合资项目公司,拟投资165亿元上马240万吨的甲醇项目作为波罗井田煤矿的配套项目,所以波罗井煤矿也就归了刘娟。按说到了这一步,赵发琦应该是死心退出了。

 

但是当西勘院联系赵发琦终止协议,并把1200万投资款退还给他以后,赵发琦又是申诉又是上告,两个保姆开始打架打个没完没了,一大帮各路神仙来助阵。赵发琦的态度就是,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只要你得不到,我还有机会得到。

 

同样的,赵发琦也抓住了刘娟的弱点,刘娟有两个弱点,一个弱点是太贪心,合资公司里面只给了中化集团10%的股份,说白就是挂靠这家央企,帮她拿项目而已。只是走过过场,当一切手续办妥,就连中化的10%的股份,她也还想独吞。所以,我们看到20076月,刘娟的甲醇项目一期开工,领导登台,嘉宾云集,媒体助阵,好不热闹!

 

然而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开工典礼那块地里的荒草都可以编草席了,说好的项目压根没开工!你想啊,一个搞地产开发的,不管是煤矿还是甲醇,她能玩得转吗?所谓的下游配套项目只不过是掩人耳目,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罢了。

 

刘娟的第二个弱点,就是她是走上层路线的,跟着一帮大领导搞搞纸牌屋交易,做做地产还行,但是要在沙地里挖煤,她还不行。干煤矿不是有了批文就成了,还得有管理团队、技术团队,不然的话,地痞难缠,矿工难管,出了矿难咋整?而且还有赵发琦这样的对手在那盯着,随时给你来搞个破坏。

 

1.webp (17).jpg 

黑暗的纸牌屋交易

 

但是刘娟比赵发琦聪明的地方在于,她知道见好就收,知难而退。没过多久,刘娟就找好了下家,以总价2.49亿出让了两个项目51%的股权,接盘的是另一家大企业延长石油。20089月,合作方案正式签署。前后不过三年,左右腾挪出两个半亿,还拿着一小半股权,刘娟的生意经可真牛。只可惜,赵发琦一直在旁边盯着她,从省里一直告到了中央,二审胜,二审败,终审胜。

 

1.webp (18).jpg 

陕西波罗井煤矿占地339.2平方公里

 

我们从这个案子的过程里面可以看得出来,波罗井煤矿的争夺战,就是一群保姆在争夺主人的房子,而且还肆无忌惮地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说得直白一点,简直就是一群硕鼠跑到天安门广场上来抢食吃。俗话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如今这群窃国的老鼠反而是成了精了,不但没有人喊打,还在那里高喊“草民冤枉”!也着实迷惑了一大批的吃瓜群众,甚至是一些大名鼎鼎的公众人物,也不顾自己的一世英名,站出来为这堆硕鼠喊冤,对政府和法院喊打喊杀!

 

没办法,因为波罗井煤矿太大了,20多亿吨的煤炭储量,搁谁都会眼热,那可是几千亿的软妹币,可以收买多少人啊!只是按照国法,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属于国家和人民!就算是国家允许私有资本进入探矿权和采矿权领域,那也应该合法合规地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而从波罗井矿的争夺战来看,没有一家身上是干净的,从西勘院到赵发琦再到刘娟,还有为他们摇旗呐喊助威的各路神仙,裤档里都是屎,别来恶心14亿人民了。

 

这个波罗井矿价值几千个亿,平均摊到14亿人民头上,也能分个几百块。既然争执不下,那就成立一个不上市、不可转让的股份公司(类似于华为每年分红),十四亿人一人分一股,既然是全民的财富,那就应当归全民所有嘛。你们说国家财富所有者缺位,可是14亿中国人民都还活着呢,你们当我们就只会吃瓜不成?赵发琦和刘娟,你们也不要出来打官司了,你们这种硕鼠早该进班房了。还有崔永元和白岩松也别出来恶心人民群众了,给一只硕鼠当狗腿子,还把自己搞得正义感爆棚,真当全国人民傻呢?大家要是觉得我的建议好,那就支持一下吧!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8博彩白菜网址大全